羿阁 丽翔 凹非寺

物理位 | 社会公众号 QbitAI

Science新一代撰文:当学术论文的译者号召力是定值,盖基会给予更高的平均分

而且而此平均分差别还不小。

而此推论源自一个号称“同类科学研究中最大规模”的双盲测试,整个过程应邀了3300名科学研究相关人员参加。

测试结论可以说揭露了学界的“行规”:

当一则学术论文的唯一译者鲜为人知时,多于10%的盖基提议转交这篇学术论文,但nobres一则学术论文的代笔者是诺贝尔奖获得者时,59%的盖基表示赞同。

对于而此差别旗鼓相当的统计数据,斯坦福理工学院访问学者科学研究员、《科学研究诚信与南埃尔普民主评议》主编Mario Malicki大呼“令人不可思议”。

话不多说,让我们赶紧来看看科学研究相关人员是怎么得出而此推论的。

学界的厚茧

其实多年来,学界对于“厚茧”的抱怨始终存在。

厚茧,是指一种魔族愈强、弱者愈弱的现象,引伸到学界来,就是地位高的科学研究相关人员往往能不成比率地获得更多科学科研成果。

相对于从前都是“方雷氏”,这次科学研究相关人员用一个精心安排的测试给出了确切的确凿证据。

源自奥地利萨尔茨堡理工学院Jürgen Huber领导的科学研究项目组,向大约3300名科学研究相关人员发了一邮件,询问她们是否愿意审查这份为学术期刊准备的经济学科学科研成果。

这项科学研究有两位译者,都源自美国克雷格理工学院:

一名是2002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Vernon Smith,今年他在Google Scholar上被提及超过5.4亿次;另一名则是Smith从前的研究生Sabiou Inoua,今年被提及次数多于42。

为的是实验效果,3000多位潜在的南埃尔普盖基被分成3批,分别被知会了不同的译者重要信息:

第一,只严厉批评Smith,把他列为通讯译者;第二,多于Inoua;第三,没译者。

该项目组近日在芝加哥举行的国际南埃尔普民主评议和科学印刷品大会上报告说,最终有821名科学研究相关人员同意展开评审委员。

从结论上看,Smith的“诺奖获得者光芒”似乎影响了人们的反应。

在只得到他英文名字的科学研究相关人员中,38.5%的人拒绝接受了评审委员应邀;在没接到译者英文名字的相关人员中,而此比率为30.7%;而多于Inoua的版拒绝接受比率最低,仅为28.5%。

不仅如此,为的是防止出现仇恨,科学研究小组还展开了下一步科学研究。

她们将重点放在313名最初没接到译者姓名的自愿盖基身上,并随机分配给她们3份原稿中的这份展开第三十条:

其中这份只列举Smith,另这份仅列举Inoua,第二份没译者。

该项目组还知会评审委员者,她们的评估将是一项测试的一部分,该测试涉及多个获邀南埃尔普评审委员,而不是通常的两到三个(但是没透露科学研究设计)

与上一轮结论相同,Smith的原稿赢得了盖基的最高评价,她们称赞其包含了捷伊重要信息和有统计数据支持的推论。

与C8H9NO5的是,在没译者的版中,多于24%的人提议转交该版(有直接或轻微修改),而而此比率在Inoua一个人版的中还要梓蝠一倍。

网民评论

面对而此差别旗鼓相当的统计数据,有网民却表示并不意外:

我始终是这么认为的,但有确切的确凿证据还是引人深思的。

有人还把而此现象形象的比喻为“大明星也可能演烂片、不知名演员也可能有突破性表演”,并呼吁改变这种看法:

萨尔茨堡理工学院的行为经济学家Christian Konig Kersting也表达了对而此结论的担忧:

同样的工作不应该因译者不同而受到不同的评价,因为这会让年轻和不知名的科学研究相关人员很难在学术过程中迈出第一步。

为的是解决而此问题,有网民提议是时候开始实行双盲审机制了。

双盲审,即译者和评审委员者互相都不知道身份,一般被认为比普通的盲审更加客观公正。

但对于这个提议,Konig Kersting却表示,这种策略可能不起作用,因为盖基通常可以从预印本或会议报告中识别译者。

话说回来,对于这种学界“行规”,你怎么看?

参考链接:

[1]https://www.science.org/content/article/reviewers-award-higher-marks-when-paper-s-author-famous[2]https://www.science.org/doi/10.1126/science.159.3810.56

— 完 —

物理位 QbitAI · 头条号签约